《秦明·生死语者》究竟怎么样?秦明和我们谈了谈

时间:2019.06.18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刘方舟

1905电影网专稿 《秦明·生死语者》选在夏天举行了首映发布会。这也是让法医们最头疼的季节。中国公安大学冷气充足的礼堂里,秦明站在台上,台下是无数准备投身于公安事业的师弟师妹。他作为安徽省公安厅的“网红”法医,曾在2018年极为荣幸的登上中央政法委主管的《长安》杂志封面。

 

当时的他眉头紧锁,带着一次性手套紧紧捏着放大镜,半蹲在地上,摆拍了一个调查犯罪现场的姿势。


秦明(左一)与警校学生互动

 

时隔一年,脸圆了一圈的秦明出现在整个礼堂的警校学员面前,并不时拿自己的体重和相貌开玩笑。

 

这位没能考上公安系统最高学府的师哥,正努力向着全社会介绍自己的职业。他创造的法医秦明形象,通过小说和网剧,已经收拢了一批支持者。现在准备通过银幕这个更为广阔的平台,让人们认识这个幕后英雄群体,消除行业误会。


秦明接受1905电影网专访

 

在专访前,秦明正在和身旁工作人员商量应该准备几本书,“签名送给大家”。看到杂志上的自己,他又详细的把前因后果介绍给一同迈入采访间的李海蜀黄彦威

 

真·秦明眼中的《法医秦明》

 

这是秦明首次参与电影项目。他以顾问的身份和李海蜀、黄彦威合作,从小说《尸语者》二十个案子里提取元素,组成了《秦明·生死语者》的故事框架。

 

严屹宽出演的秦明意外发现“无语体师”死于谋杀,在代斯耿乐角色的帮助下,最终抽丝剥茧,协助破获了尘封多年的雪灾杀人案,并找到自己老师在悬案之后复仇行凶的证据。

 

人们很难划分法医秦明角色和现实中的区别,小说中十八岁就目睹自己朋友躺在解剖室的情节,也是他本人的经历。在电影里,法医秦明同样直面了这种痛苦。

 

采访中,秦明极少谈到恶劣工作环境留下的记忆,更让他痛苦的来自于人们对他职业的误解。婚礼现场,听到他工作单位后对方抽回的手,比酷热天气面对遗体更让他不舒服。

 

《秦明·生死语者》里的工作环境经过艺术加工看起来就好了很多。让李海蜀和黄彦威觉得“是个很大问题”的血腥视觉冲击场景,通过价值百万的模拟人体标本和“深入案件背后人性的挖掘”等方式合理的规避开。让观众充满恐怖幻想的法医现场,更多是衬托秦明角色性格中“不近人情”的一面。片中的秦明以会污染案发现场取样为由怒斥呕吐的实习迷妹。


 

“我们都是凡人,我也恶心,我也想吐,但是必须得忍,这个没有诀窍”。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和心理辅导,秦明直言心理承受力就是一次次通过出现场练出来的。他完全不认为法医有什么特别的训练方法能够帮助抵抗案发现场带来的视觉冲击。

 

在电影顾问的身份下,秦明有几个职责。首先是对主创人员进行“培训”。让大家不仅跟着他在解剖室实地感受,还通过看工作相关视频尽快融入角色。


 

真·法医眼中的《法医秦明》

 

《尸语者》之所以成为现象级悬疑作品,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秦明不仅满足了读者对法医职业的好奇,也区别于其他作品,通过注释的方法普及了很多法医学知识。在剧本筹备阶段,秦明也对其中的知识点进行把关,“竭尽所能提供自己所能提供的东西,至少让专业人士挑不出毛病。”

 

《尸语者》的飘口处,印着与秦明有关的所有新媒体“联系方式”。除了新浪微博和两个微信小站外,还有多达七个挂名为官方粉丝的QQ群。群名称还细分为成年群、少年群。面对和自己粉丝相关的问题,秦明十分坦荡的承认自己既要写作,还有日常的工作,和粉丝交流的并不多,“这些粉丝群都是由一个经纪公司在打理”。但粉丝群的人员构成他却一清二楚,“从大学到刚工作这个年龄段的比较多。”


 

这些粉丝能否转化为电影观众,秦明并不确定。他看过电影后打了98分,“不可能有满分的电影,我希望喜欢的人能安利给自己的朋友,不喜欢的希望也可以包容。”

 

上映三天,《秦明·生死语者》取得了2019万的票房。记者的一位法医朋友,在上映当天就参与了观影,并从自己的角度谈到这部影片在细节上的几点小问题。

 

最让人出戏的是电影中的秦明个人英雄主义倾向比较明显。在原著中法医秦明博学多才,但并未涉及到抓捕犯罪嫌疑人和参与审讯。这些工作在现实中都有专人负责。真正需要更多展现的是秦明在法医岗位上的工作,而这方面内容,在电影中呈现并不多。


 

在现实中,命案的现场中心是尸体,接触尸体唯一的警种就是法医,法医也是整个命案中,掌握最关键信息的角色,在命案侦破中发挥很大作用。所以法医主要的工作主要分为三部分,占工作量比例最高的是伤情鉴定,每年法医打鉴定书都是一个很大的工作量。其次就是非正常死亡的初勘和尸表检验,当确定排除他杀后,就可以不再进行解剖。

 

电影中视觉冲击最大的尸体解剖主要面对是命案,在法医工作中占到的比例大约是38%,所以检验过上千具尸体的法医,大概的解剖量是三百多具。

 

除了以上的三项工作,法医日常还需要值班,确保24小时都有专人可以出现场。所以其他科室的很多工作是完全不可能插手的。


 

法医朋友对电影中的尸检、测人体器官重量的内容还是比较满意,觉得比较符合实际情况。但是主演严屹宽和代斯的表现有点不尽人意,严屹宽塑造的秦明在外表帅气和冷酷气质上毫无挑剔,但是在餐桌上吓唬别人把黄色的人体脂肪说成白色明显是个大漏洞。在短暂失明的情境中,秦明在吃饭时没有先触碰勺子就能准确的送进嘴里也不符合常理。

 

代斯在发布会上,曾提到片场中极为荒诞的一幕:在生日当天,她吃着生日蛋糕出演自己死亡。但是被人溺死后抛尸河滩的她表现也完全不像是一具尸体。学医的她,学士服却是文科的。

 

秦明在电影中出演了消防员的角色,他开玩笑的表示自己由于“演技太差”拍了九条才过关。但他又认为自己作为一个“小老百姓”能够参与到电影的拍摄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经历了拍摄的过程后,他也深知影视工作者的不容易。在台上,他站得笔直,面向所有电影主创敬礼,感谢他们为法医工作者发声。


 

后·法医秦明--从《洗冤集录》再出发

 

中国法医学鼻祖宋慈在南宋就已经写出了《洗冤集录》,并首次提出尸体检验的重要性。当秦明听到记者提到宋慈后非常兴奋,并透露自己的下一部作品将通过《洗冤集录》创作。

 

秦明提到中国才是法医学最早出现的国家,宋慈不仅是中国法医学的鼻祖,也是世界法医学的开创者。中国的法医同行应该有这种职业的自豪感。


“鬼手佛心”是秦明对法医的最为凝练的描述

 

“万劫不复有鬼手,太平人间存佛心”。“鬼手佛心”是秦明对法医的最为凝练的描述。每一位法医都希望可以通过抽丝剥茧解开谜团,洗刷逝者的冤情。通过小说和影视作品,法医秦明角色所代表的中国法医的工作正在被越来越多人所了解、理解,法医工作是“工匠精神”的体现,电影的创作也同样需要以“工匠精神”打造精品。正如秦明所说,他发现了电影创作和法医工作的相似之处。

 

(感谢铜豌豆对本文的贡献)

 

图/杨楠 文/刘方舟

一代妖后
剧情

一代妖后

刘晓庆巩俐拼演技

我愿意I Do
喜剧

我愿意I Do

恨嫁女情挑两帅男

审死官
喜剧

审死官

周星驰无厘头喜剧

银翼杀手2049
科幻

银翼杀手2049

复制大军蓄势来袭

力王
动作

力王

樊少皇激情秀胸肌

我和姐姐
家庭

我和姐姐

激情青春萌动烦恼